不负责随笔-一篇来自2008年的除夕感想

又翻到一篇老文章,是十年前的除夕夜写的,隔了十年再来看很有意思。

陈奕迅有首歌名就是十年,因为十是第一个两位的数字,也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和开始,跨过这年,我们幸运地又走过了一次经济周期,2008年的股灾到今年刚好是十年,也是很多经济学者预言的再一次经济危机,他们的预言实现了,也让我在这一年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做中年危机。

希望明年会更好,和更多的朋友一起继续走向下一个十年。

================================================================

2008的除夕夜

这也许不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除夕夜,但绝对是最特别的。

2008年对我的人生来说意义非凡,因为这是我今年正式决定创业,这对于我这个从未想过创业的人真的是我人生最大的转捩点。

今年由于公司搬迁到新办公室,很不幸地我在搬移匆忙的状况下丢失了机票,所以我逼不得己必须要待在上海过年,这是我五年来第一次选择过年直航的机票,但似乎我和直航没有缘份…

本来由于今年难得的大雪,长辈告诉我上海可能会停电,我买了准备停电以及过年期间可能的餐厅大量停业的战备物资,再加上念祖拜托我写两本书,所以过年期间我本来已经打算待在家里好好写书,丢失了机票或许对我而言反而是件好事,因为我获得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可以不受干扰的机会写书。

这次过年的大雪,让整个内地都陷入了交通摊焕的局面,除了我这个不是因为大雪而不能回家的人之外,全国各地都有许多的人回不了家,我很荣幸地接到了刷子打来的电话,告诉我有一群因为交通不能回家的朋友,一样在上海过年,邀请我这个不能和家人团圆一起过节的人和他们一起渡过除夕夜。

于是我受邀到了他们的聚会场所,那是一群来自五湖四海,因为大雪所连结在一起的人们。

当然他们并不是因为偶然而聚在一起,这群朋友都是刷子的网友们,他们是一群有着同样爱好的自助旅行者,喜爱到全国各地旅游、热爱大自然的原因凑在一起的,他们的网站叫磨房,名字的来源挺有意思的,因为他们称自己是以旅游交友,简称为旅友,旅友的偕音为驴友,热爱徒步旅行的驴友们,以简约、自然的旅行方式,让他们这群背着大背包在各种路上走着走着,就像克苦耐劳的驴子一般在农家里接着磨坊辛苦的工作,所以他们的网站就叫磨房。

http://www.doyouhike.net

后来我才知道很多人都只是在网里群里聊着,彼此没见过,见过的几个都似乎不是在上海碰到,而都是在外面旅游的时候遇见的,像是西安这类的旅游盛地。

本来打算到外面的餐厅用餐的,但在一群背包男孩和背包女孩的讨论之下,他们决定到其中一个朋友家里共同展现自己的厨艺,从除夕夜下午就开始准备,挺有意思的是主厨竟然是个贵州的大男孩。

我是到了地方之后才知道是这样的聚会,说实话我很开心,因为我本来有点担心是个游戏圈子里的聚会,过年过节的日子里,说实话真的不想谈到什么工作的事,即使不聊工作,就单单看着行业圈里的朋友,都会让我想起工作,而这样一群不同行业、不同地域纯粹以吃年夜饭为主的聚会让我整个人都轻松起来。

来自台湾的我,在这群人里并不显眼,虽然大家都不认识,但因为将一起渡过除夕夜的这份喜悦让看到他们的热情,一群20个人在小小的客厅里,虽然显得有点拥挤,但在这个寒冷的冬季里人多所带来的那份气氛却把小小的客厅弄得温暖起来,由于人多椅子少,后来我们就全员站着吃饭,一群人拿着筷子、免洗碗,和装着红酒的免洗杯,就一起抢起菜来吃了。

不知道为什么,抢起来的饭菜似乎特别的香,我一向很少吃米饭的,却也吃了满满一碗,还有驴友们自家的私房菜,家乡排骨、剁椒鱼头、宫保猪肉…等近十个菜,吃得我们不奕乐乎,我好久没有这样放开心胸的大吃起来,吃得真的很开心。

后来开始自我介绍这个很传统的环节,我们边介绍自己,用着自己的家乡话祝大家新年快乐,然后向大家敬着酒,俨然像个小型活动,整个气氛也这样更热闹了起来,后来免不了的大家为了开心开始找话题干杯,虽然我酒量不好,也喝了不少,还好大家也不逼酒,喝得还是挺开心的。

这不是知名大厨所做的,也不是在五星级饭店里吃的大餐,但却让我回忆起学生时代,和学长们一起度过的曲冰之旅,虽然克难,但有一份怀念。

一边吃着,我一边和大夥看起我来大陆五年从未看过的春节联欢晚会,其实节目里穿插着歌唱与相声、话剧,传递着春节大雪造来的交通问题的关怀,并在娱乐中不忘教育,竟让我有着焕然一新的全新感触,春节联欢晚会竟然不只是娱乐,还包含着表现政府的细心,里面包含农民工、军人为社会贡献,还包含对盲人的关怀、2008年北京奥运的期待,更连现在全民热衷的炒股、炒房都有提到,让这份看起来纯粹的娱乐晚会里,又带上了更多潜移默化的意义。

说起来很讽刺,如果我不是机票丢了,说不定再过几年我仍然不会看这个节目的,我忽然又再怀疑起这次丢机票对我的好处似乎大过于坏处。

看了会联欢晚会,一群人又跑下楼去放烟火,从台北市开始禁止放烟火以后,加上自己的年纪也大了,我都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放过鞭炮了,大陆也有着类似仙女棒的玩意,除了能喷出灿烂的火花之外,也被我们拿来用来点燃爆竹了,很有意思的是大家还买了我们一般过年开工用的那种鞭炮,3000响的鞭炮声就在除夕夜里响起,轰炸着我的耳朵,也让我的心伴着炮声猛烈地跳了起来,这才叫过年!这才是我小时候经历过的过年呀!

我看着在烟火亮起,烟火熄灭里的每一个驴友们的脸,伴着黑夜和火光忽明忽暗,我的心情似乎又回到了数十年前的记忆,随着晃动着自己手中的仙女棒,变成了哈利波特似的施起了年末除夕夜属于自己、属于这群不能回家的朋友们的祝福魔法,一边伴着「新年快乐!」的咒语声中回忆着。

我没有去看上海市政府在浦东特别放的烟火,而就在这大街上,看着所有欢迎着新年到来的家家户户,放着自己买来的烟火,几乎整个上海市,就在这凌晨的一刻照亮了漆黑的夜空,我原地转着圈就看到360度里尽是人们放着的烟火,响着几乎不停歇的爆竹声,鼻子里闻着的是那份空气中淡淡的火药味,让我几乎不能自拔,这真的才叫过年。

我们伴着节目里的主持人兴奋的倒数计时,2008年、鼠年就这样来到了上海,来到了这群一起度过除夕夜、来自四面八方的朋友们之间,谢谢你们,也许我和你们之间就只交错在这个日子,也仅仅只是相聚在这个夜晚,但我真的谢谢你们,因为你们让我找回了自己的那份童心,那份属于过年的兴奋感受。

给予你们我最诚挚的祝福:「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