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责随笔-点赞的人和等赞的人

小时候,妈妈会和其他邻居话家常,哪家的小孩多聪明,考试多少分,考了第几名;然后又是说哪家的小孩在路上碰到了,都会打招呼,真是有家教,教养真好。

是的,就是大家常常在说的那种别人家的小孩。

切换到现在的场景,话家常的画面已经鲜少出现在街坊邻居之间,现在更多的是大家坐着面对面,或者甚至没碰面,在任何时候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刷一下朋友圈,看看好友晒的照片,转发的鸡汤,或者一些好笑的东西,然后点个赞。

以前模糊的称赞,随着世代的变化,从“小区里的大妈都说妳好”,在现在就变成了“你有了几个赞?”了。

只是现在别人家的小孩,开始会自己跳出来要求人点赞了,我们把刷朋友圈当成一种社交,不是因为我们想要或者不要,而是现在的社会关系已经转变了。

朋友圈,微博,抖音,这些社交圈的软件已经变成人与人之间平时的话题,当大家不在讨论天气,都在讨论某部电影,某些电视剧的时候,你如果不能参与进去,人生似乎就缺少了什么,朋友会觉得你这个人似乎不合群,就开始慢慢孤立你。

很多人即使不喜欢这种事情,也随着慢慢参与进来,或者离开,因为这就是点赞世代的人的社交模式。

于是人们就开始有了两种分类,一种是能创造内容,表现自己是别人家孩子的人出现,这类的人,也就是“等赞的人”;和另一种,也许是缺乏创造内容能力,或者陷入现代社交的思维,负责回复或评论的人,也就是“点赞的人”。

这样的自我表现的意识开始突显得更强大,开始刺激了人类的基因变化。

所以社交类的产品开始越来越多,自我表现就和毒品一样,手机碎片化的使用频率,让很多人开始变得和手机相依为命,哪怕你已经设置了提醒和推送,还是隔一段时间就会把手机打开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

朋友之间开始晒自己哪条朋友圈有多少个赞,多少个回复,哪怕没有实际的金钱收入,但是金字塔顶端的自我满足的收入却堪比毒品,让人越来越上瘾。

有些等赞的人觉得朋友圈晒的不够广,开始晒微博给不认识的粉丝;另一部分人觉得自己不够美,于是跑去整形或学习如何更好的PS图片;也有部分开始无病呻吟,找各种理由晒朋友圈;静态的不够晒开始晒视频,可以面对更多点赞的人。

然后美拍这类的短视频App出现了; 短视频还得花力气,还得有自己编剧的能力才能晒,难度有点高呀,能不能吃个饭,唱个歌,或和朋友闲聊也能等别人点赞?接着直播出现了,然后就是现在大家都知道的抖音。。。 

所以手机越来越放不下来,以前的网瘾是玩游戏玩的,现在的网瘾,是玩手机社交玩的,没事刷刷朋友圈,刷刷抖音,已经变成很多人下意识的行为了。

那么问题来了,你是点赞的人?还是等赞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