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回忆?还是味道?

坐公车去办事,在下车的地方看到很多一家貌似还不错的糕饼店,就买了一些带着,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但老板还送了我个桃酥,印象分多给一分。

说到桃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它就很想买,可能是小时候第一次吃的印象太好,所以看到就有冲动想买、想吃,虽然我已经不记得是几岁的时候吃的,但这就好像深刻在潜意识里的一种本能。。。

虽然长大的时候还有很多次吃的经历,并没有觉得特别美味,不知道是大脑美化了我的回忆,还是我后来买的店家做的都不好?

或许,都有吧?

但我感觉,吃桃酥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其实已经不是一种单纯的口腹之欲,而是一种精神上的安慰。

就好像刚到大陆工作那几年,我总是在回台湾以后,会把记忆中的几家老店都吃一趟,其实有时候把筷子放下的时候,偶尔会有种空虚,好像完成任务的感觉,因为那貌似已经是一种仪式,是一种自我安慰的行为。

其实,我们喜欢的,已经不只是食物的味道,而是对那份岁月的记忆和怀念吧?

那种感觉,或许就是很多诗人作品里,所谓的思乡吧?

我们透过回忆、透过家人和朋友、透过空间和环境、透过食物,来缓解来到异乡的不适应。

其实这些行为,就是一种思乡,或者思忆过往的方式而已。

因为年纪大了,开始健身以后,有段时间我的口味变的很淡,即使回台湾,就和家人一起走在夜市,也没有什么冲动去买小吃来吃,不是不喜欢吃,只是就单纯的没那么想了。

于是我才发觉,原来那几年回台湾抓紧时间吃着小吃的我,吃的并不是美味,而是乡愁。

就好比我对米苔目的感觉,是妈妈。

小时候还住在社子的时候,妈妈总是周末会带着我去菜市场买菜,我也会帮忙提着些东西,毕竟是男孩子,小学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些力气。

有时候人多,妈妈怕我跟丢了,就会把我放在菜市场入口的米苔目摊子,帮我叫了碗米苔目和小菜,我就一边吃着,一边等。

那时看着碗里的白色米苔目,上面散落着葱花,我再洒上胡椒粉,那股香气扑面而来,我到现在还忘不了。

然后我就一边吃着,一边顾着已经买好的菜,看着菜市场里的人来人往,寻找着母亲熟悉的脸,等她买好菜,接了我,一起回家。

于是,米苔目对我来说,就是一份不可磨灭的记忆。

特别是在母亲过世以后,它就成了我追思她的一种方式。

我回台湾的时候,总是会忽然想起要吃它,而且还特别会去找不同的餐厅,因为想找回之前的味道。

那种妈妈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