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也有人性?

想起来了昨天看的恶魔城还没看完,就接着看,一直看到下午才把第三季看完,这两季的内容有点悲伤,也难怪有人说这部动画居然讨论起了人性。 

先是人类残杀了德古拉的妻子,原因是因为她救人,用了非宗教的方式来收拢人心,于是被认为是渎神,被架起来当女巫烧死了。

救人的人反而有罪,但这就真的发生在人类的历史上。

而两个人类的角色本来是辅助德古拉的,但在第二季开始,却有了更多的戏份,自谑狂被送到沙漠以后,似乎唤起了他的野心,开始组织起了军队,往背叛者的方向去,他虽然一开始没有自我的追求,但对认定的事情却勇往直前,有阻碍就推倒,于是一步一脚印,甚至还推倒了月下夜想曲的一个Boss,那个用人类堆砌成的人球,这样的改编也算是有点意思。 

至于复活宠物的另外一个锻造师则是相反的个性,很容易被其他人蛊惑,被德古拉旗下的女吸血鬼很容易的就拉了过去,并且在踏出第一步的错误后,心中有了弱点,就这样一步步被恶势力所屈服,不但被暴力挟持,更是被吸血鬼引诱后签下了奴隶契约。 

两个同样的职业,有着类似的悲惨童年,一起被德古拉召唤,却因为个性的差异,走向了完全不一样的下场。 

而让人悲伤的是阿鲁卡多在成功唤醒了父亲的意识,并结束他其实早已经失去的生命后,却因为要守着祖传的城堡和知识,自愿在诺大的城堡里孤独的活着,只能做两个玩偶扮演着独角戏,自己和自己对话,去度过枯燥无味的日子。 

拯救了世界的英雄,下场却是如此凄凉。 

让人不禁想起很多奥运选手在为国家获取了荣耀以后,却落下一身伤,然后走向悲哀的下半生。 

他们在年轻时期的努力,也只在最光辉的那一刻闪耀,然后就黯淡无光。 

因为不断的练习,于是他们很多人忽略了学识上的获取,全心全力的投入,但又有几个人能像李宁一样,能自己创业,赢得更好的未来,大部分的人,就这样泯灭于凡人之间。 

而在他最孤单的时候,老天爷给他派来的两个新同伴,却只愿意索取,而不愿意付出,他要求的也只是陪伴和互动,但好心带来的结果,却是猜疑和杀意,于是他的心受伤了,也残酷了起来。 

编剧在第三季倒数第二集用的那个剧情的切换,一边是吸血鬼用性爱欺骗锻造师签下奴隶契约,一边是人类用性爱设下陷阱诱杀孤独的半吸血鬼,一边是两个人类对抗修道院召唤而来的恶魔,镜头在杀戮与性爱的镜头之间切换,在血腥杀戮和色情肉欲的交错中,人性的善与恶,不同种族之间的身分切换,不得不说,真是难得的手法。 

没有绝对的善,也没有绝对的恶。 

对抗修道院和恶魔的领主,其实是有杀人欲望的连续杀人犯;使用锻造术制造恶魔的人类,却单纯而幼稚的被其他人一直利用;一心向善的半吸血鬼,却被他拯救的人类诱杀;渴望自由的吸血鬼猎人,却被一起冒险的女魔法师给束缚走向另外的人生。 

人,有时候比恶魔还可怕。 

老爸问我为什么现在都在看动画片,他不喜欢看动画,因为他不能理解我对恶魔城“月下夜想曲”的喜好,这款游戏我不只在PS上通关了数次,为了追求那地图完成度的几个%而兜兜转转,还为了能取得各种武器,持续来回打着同一只怪物,甚至为了看不同的结局,不停的Load和Save。 

甚至我还在PSP上、电脑上、手机上等的不同设备,都重新全破了这款游戏,而且还玩了这个系列的NDS,GBA的各个续作,但还是这款游戏最让我喜欢。 

当打着这款游戏改编的动画出现在我的面前,还有我曾经操作过无数次的阿鲁卡多成为了故事中的主角,看着熟悉的怪物和技能、装备出现在动画里,真的是一种难得的感触。 

动画除了剧情,在战斗上也很有创新和借鉴,魔法师利用和钢铁人类似的手掌喷火来短暂飞行,在冰的法术的使用上也相当有创业,不但有气圆斩的用法,还有在游戏里用浮空借力,阿鲁卡多更是用了变狼和类似使用使魔的魔法,更不用说那带起残影的快速移动,真的让我们这些老游戏迷很有感触。 

日本最近都在打回忆牌,不但一些游戏开始重制,也有怀旧的迷你主机,或者把一些老作品动画化,唤回一些老的用户,但其实对于我们这些老骨头来说,这类的回忆杀,只要做的不错,那真是多多益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