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责电影评论-狂怒

这部电影是在健身房的时候看的,看着坦克在战场上走位,并听着坦克对战的一声声炮响,我不知不觉也加快了踩着椭圆机的速度,仿佛就像战场里的士兵一样被战火给点燃了,于是回去就翻出了这部电影。。

电影的剧情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国的军队已经进入德国的领土进行最后的对战,但德国仍然捍卫着他最后的尊严,一个新兵在坦克小队的带领之下,在德国境内经历着战火的洗礼,体验着战争的残酷和血腥。。。

或许是因为曾经服过兵役的关系,对于这种战争片,我都是在内心中有着一种敬畏,因为当你穿上军服行军,被领导吆喝着操练,在泥地里趴着前进,浑身肌肉酸痛地起床,并在寒冷的夜里被拍起来去站哨的时候,那种以服从为要求的生活,其实是很多人没办法想象的。

我可以体会电影里那种老兵甚至有点变态的行为举止,因为只有当你置身在战场上,拿着可以轻易夺走人命的武器时,并经过血与泪的洗礼以后,你才了解生命之轻,是随便就可以摧毁的。

而既然人命是这样地轻贱,更何况是人性?

于是你可以看到新兵在一开始抗拒杀人到漠视杀人这件事情,那种心态上的转变,就好像他一夜之间长大了,因为很多在书本上认识,处于理论之中的世界,其实不如那在眼前展现出的真实。

因为只有残酷的事实,才是教育最好的养料。

我不是那种天生非常努力的人,所以不会很积极地去学习,去成长,在初中生涯的叛逆期间,我甚至觉得人生随便过过就可以了,忽略了父母的期望,但一步步地却走到了现在,回想起自己人生中的每次成长,不是因为自己某一刻忽然想明白了什么,而是因为被现实中的压力所逼迫着不得不成长。

压力,才是真正能让你成长的加速剂。

战场上的世界,其实充满着冲突,同样在这部电影里更突显着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电影中无时不刻出现的战车队里数人都在谈论的圣经和神学,在他们一边念着宗教中教导人的文字时,一边寻找着心灵的慰藉;却同样在战场上不假思索地扣下了扳机,把一颗颗的子弹射向和自己同样的血肉之躯。

一方面渴望着救赎,一方面却又渴望着杀戮;我想导演想表达的,就是那种在战场上的矛盾吧。

在电影里角色的思想和行为是分开的,他们可以一边念着圣人的文字,一边做者恶魔的行动,人是需要信念来支持自己的行为的,即使有些时候其实只是自己给自己的心理安慰,他们也还是继续这样运作着,否则或许在残酷的战场上,面对他们的就是心理上的奔溃。

战车队里的每个人都不想死,却又领着看似赴死的命令继续钱进,当他们在心理念叨着主的经文,也许潜意识中已经准备好着战死的心态,这样更能解释他们很多行为上的矛盾,在一边厌恶着队友的某些行为举止的时候,却又相信他们的能力能让自己在一次次战役中活下来。

这个时候是没有诗和远方的,只有眼前的苟且能让你活下来。

于是狂怒不只是他们所依赖的这台战车的名字,更是他们行为的表现,在对自己所在的处境的诠释,只有给于自己怒气,把它宣发在对手的身上,这才是他们对自己的自我救赎。。